您现在的位置: 马边新闻网 >> >> 马边文体>>正文内容

[评论]沉郁与奔放的诗风

作者:一刀居士     来源:马边宣传部     发布时间:2006年12月30日    点击数:

“有影响悠远价值”

这本倾注了彝族青年诗人七年心血,集中一个主题散文诗集,是我所读到的中国最长的一部集子。在这本集子里,首先让我注目的,是诗中耀眼地闪动着那份对民族生活的独特情愫。这是他的诗“有影响悠远价值”之处。

在树下躺会儿

再望望自己曾经站过的地方

再与姐妹们亲近一回

然后随着不明的方向

飘荡——后半生

树下站着一个诗人

差点,被一片落叶砸死

100139章《飘荡的树叶》中有这样七行这感受多么新鲜,多么微妙。从对落叶过程的感受唤起了对落叶命运的心灵内觉:不可抗拒的命运劫难无情地让“她”离开朝夕相处的姐妹们,在辗转红尘零落泥中诉说着命运的捉弄与无奈的悲情,这份悲情传达出一个与命运抗争的诗人的心声:“差点,被一片落叶砸死”,令人回味无穷!这种独特而贴切的感受。正是对生命赞歌艺术美的感受。

再看,2537章中的最末一句:今天,当我再次路过这里,幸庆的不是我逃了出来,而是她逃离了一颗飘落的心。

很显然,这是从诗人心灵深处豁然跳出来的,带着对真善美执著追求,逃婚的正确抉择在诗人博大胸襟下,展现出对人类对社会负责的态度和为“她”的幸福着想的独特体验。

通常,我们把敏于感受看作诗人的气质,这种气质与他的生活态度、艺术素养密切相联。阿洛可斯夫基人生态趣的特殊之处就在于他对人生采取一种“体验”的态度。他说:“我要充分体验那有限的、充溢着各种意想不到的事件过程,而不是那些遥不可知的目的。”“我想要的不太多,只求汗水和泪水搅和的流程,长一些,深刻一些,是他的另一诠释。” 这种艺术感受方式所收获的,是临场某一瞬间未经思维过滤的心灵印象。是心灵与事物相接的火花。这种火花闪耀的是诗人富于创造性的想象,是诗人不断攀登艺术高峰的奠基石。

灵动多变的语言

从语言艺术方面来看,这集子里诗的语言充分体现了灵动多变的特色。它自然又不先洗炼。时而含蓄,时而警拔,时而如兔起鹘落,时而如余霞散绮。信手翻开2435章中第一小节:粮食。粮食。/不是金,也不是银,是我们的爹和娘。/请你仔细打量,一粒荞麦上有七条希望之路,一颗土豆上有九个斑驳的故事。1页第一章《乡魂》……回家吧,回到乡魂中去,阿巴拉哈。/回家听听心跳,把手放在胸口。/回家抱抱羞羊,把脸触在茸茸的毛上。/回家弹弹月琴,在流淌的月光中。/回家背背家谱,从十二支祖开始。/回家唱唱情歌,最撩拔人心的那首。/回家摔摔老表踱,扯着俺老表的天菩萨。/回家发发牢骚,把最恨的人的名字咬在牙上。/回家看看阿妈,看布满河流的脸庞。/回家吧,阿巴拉哈,在梦的转弯处,把自己接回家……2231章《向西的路上》……迷路了,向西的路上,在自己的家园,我们都病了。/遗憾的是,却没有人感到痛楚。/这一路上,我要把脸遮住,别让人认出,我是无法治愈的人。/阿巴拉哈,告诉我的族人,用我的骨头,燃成火把。/向西的路上,伊甸园空荡了,上帝寂寞了。/谁给了我们外在的空间,谁给了我们内在的世界……不用再例举,在这本集子里,我们看到的是作者立足于对彝民族一片深情的关注,通过融入彝民族文化中比兴、格言、寓言、时空切换、拈连、夸张等手法致力于挖掘语言艺术潜能的层面。一行行阿洛可斯夫基式的抒情方式,显得有点类似书法艺术中的“黄临赵字”、“褚写兰亭”,能兼得其长而仍不先自家风骨。虽是别具一格,却使人感到自然而亲切。

自成一体的风格源于对诗艺的执著追求

阿洛可斯夫基对诗歌艺术的追求,是执著不懈的。他有那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精神。虽常作而不苟,宁避熟而求新。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他精于构思与锤炼的习惯。他的才华,是在创作实践过程中不断增长起来的。

他的沉郁而奔放的诗风,客观地说,是历史和他个人命运的产物。主观层面上讲,则主要是由于他被挫伤的忠诚,一度蹉跎的青春,被历久弥今的乡魂的浸泡,对外部世界侵入的山地民族命运的忧思,对种种困绕他的官场潜规划和世态陋习的敢作敢为,被压抑的人性,如此种种,在心灵中积淀为一种时刻在奔涌的创造力,这种创造力积累到一定程度时,缪斯自然就格外眷顾于诗人,向诗人开启了攀登艺术高峰的捷径之道。读者从24章《回家》、15章《走散的羊》、52章《割蒿草》、71章《支格阿鲁》、91章《阿D》、100章《老人丢了什么呀》、136章《火》、107章《如果我死了,母亲》等诗中,都可以窥见诗人内心激情的奔放与压抑。这是别人难有的体会。尽管我们不知多少次地向艺术哲学抗议,决不承认“诗穷而后工”会是永恒性的荒诞真理,可我们不得不承认,在现实生活中它仍是千古未变的法则。也许正是精神与生活的磨炼,才能炼出诗人的彩笔吧,阿洛可斯夫基终于又炼出了这《月亮上的童话》。我想,当一切都成为逝水后,这百炼的才华,正是苍天峻岭赐予诗人的精神补偿。

 

20061227日晚1130分边城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