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马边新闻网 >> >> 马边文体>>正文内容

生长在彝家山寨里的童话

作者:许兵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7年01月08日    点击数:
 

 

生长在彝家山寨里的童话

--读阿洛可斯夫基先生《月亮上的童话》有感

 

  一眼流淌着童话的山泉

  小凉山是雄鹰飞翔的山区,有山、山多,加之祖祖辈辈生长于斯、埋葬于斯,一辈辈人的渴望、一代代人的奋斗,故而必然多故事、多童话。拜读阿洛可斯夫基先生《月亮上的童话》,似乎不在读文,犹如走进了彝家山寨,听彝族同胞的悲欢离合。

你听,那为理想离开故乡的阿巴拉哈(彝族人游客的名字)唱起了《乡魂》:“是一个没有讲完的故事,是一首忘了歌词的情歌……”。夫基先生就是那一个游客。他的歌声清脆,如鼓如罄,声声引人入胜;他的故事篇篇精彩:每一篇都是一章优美的散文诗,每一章都是彝家汉子奋斗的童话。更让人惊奇的是这150篇又有机地组合成了这样的一串珍珠《月亮上的童话》。这种童话是一种真诚而刻骨铭心的心灵体验,是得力于彝族厚重文化沉积的浸袭感染,这才灵动出了这么多给人以如饮甘洌清泉的美文,才构成了这打造彝家生活的美仑美奂的“童话”画卷…… 

  主题:苦难、梦想、故事、歌谣

打开《月亮上的童话》,就犹如看见彝家的苦难、梦想、故事、歌谣。是啊!夫基先生正是记载这些的彝家汉子。我曾拜读过他的《黑土地背上的阳光》、《没有名字的村庄》两本散文诗集,就被那壮丽的彝族风情所吸引,就被作者对彝族同胞大爱所感动:一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感觉。你听:三百年前,祖父的祖父举家迁移至这片山寨,这片土地开始有了鬼、开始有了神,也开始有了部落之间的战争,有了大大小小的瘟疫;你听:祖父们的乡谚、毕摸(彝语,天地间的使者)驱鬼的声音、母亲赶羊的声音、阿咪子(彝家少女)的歌声;你看:神鹰在天空中飞翔、支格阿鲁把那太阳射、万担坪的富裕、渴望走出大山的彝家汉子;还有:对阿D的恨、对酒鬼的恨、对本民族的爱恨交织呀……这是多么丰富的民族叙述诗啊。

他的散文诗可以使彝族同胞打捞出记忆深处的痕迹,使其他民族例如我这个远来的汉族人让了解、深入了解直至感动彝族的苦难、梦想。这从《诺苏木地》中就可以看到:“诞生故事和歌谣的土地,诞生苦难和梦想的土地。诞生英雄和童话的土地,诞生爱情和忧伤的土地。诞生土豆和荞麦的土地,诞生和平和安祥的土地……

夫基先生的散文诗是灵感的激荡和思想的关怀融合在一起,尽可能地在“小”篇章中包含“大”内容,使得他的散文诗具有可读性与耐读性。看他的《粮食》:粮食。粮食。不是金,也不是银,是我们的爹和娘。粮食。粮食。都说你是最传神的诗句,都说你是最纯情的歌谣。其实你是火一样的爱情,是命运的河流上不沉的舟。一粒汗水,一颗粮食,哪个更重。 

诗歌世界,童话世界,民族的世界 

夫基孜孜于构建一个自己的诗歌世界,通过深厚的生活积累与语言积累来展开对构建本民族的文学的认同。从《月亮上的童话》就可以看到作者本人对人生有深刻的体验,对民族的苦难、梦想、故事、歌谣有着不同常人的感悟,只有这样才拥有从寻常事物进入深层意蕴的洞察力与敏锐的感受力,在迅速切入生活的内核时传达出作者独到的美感经验。

与阿洛可斯夫基先生交谈,我深感他的身上处处充满着民族的事业心、责任感,他那打造民族文学,张扬民族文学的至高境界,使得他拥有了一个艺术家、作家灵性超群的智慧。事实上,如果没有这样一种境界,就不可能二十如一日汲汲于民族文学世界的构建。也许对他来说,只有在沉思着歌唱着才是人生意义所在,才能在这个浮躁的时代里找到自己的目标,就像一个手执火把赶路的彝家汉子,在构建自己的“诗歌世界,童话世界,民族的世界”,在“寻找失落在民间的珍珠,将他们抛光装饰,染上我们民族的色彩,铸就一种新的精神”。(许兵)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