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马边新闻网 >> >> 马边文体>>正文内容

民族情感的真情守望

作者:夏书龙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7年01月08日    点击数:
 

民族情感的真情守望

                    ——读阿洛可斯夫基的散文诗《月亮上的童话

   

老朋友阿洛可斯夫基的第三本散文诗集《月亮上的童话》已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作为他的文友,书中的许多章节我早就先睹为快,认真地拜读过了。作为诗人的阿洛可斯夫基,我一直都很欣常他才华横溢,喜爱他那份诗人痴情。他诗歌独特的语言表述形式,是彝族表音文字和汉族表意文字的巧妙结合,在我们面前展示出了彝民族文化的独特魅力,诠释了我们对彝族文化的理解。作为相处多年朋友,我深深地知道,作为一个微不足道的文化人阿洛可斯夫基心中存在着的那份梦想。

    再次捧着阿洛可斯夫的作品《月亮上的童话》,最牵扯心灵的便是字里行间里蕴藏着的民族感情,诗歌里弥漫着的淡淡忧伤以及诗人独特的语言魅力。

     一、民族情感的真实独白

     在价值观念多元化的当今时代,莫名的躁动和幻想,占剧着人们的心灵,阿洛可斯夫基也不例外。作为一个古老民族的后裔,血管里泡哮着民族血液,带着强烈的民族凛性和对民族的真情,20多年前,阿洛可斯夫基从马边最偏僻的彝家山寨里急步而来,城市里的现代文明立即浸染了他多梦的心灵,尘垢满面的身心,粘糊着民族的风沙。憨直坦率个性,承载着民族的血与泪。沾满泥土的双腿横跨在一个民族精神裂变的风浪尖口,时代变革的每一道孔武有力的步履,轰然地叩响在他心尖尖上,震荡在他空洞如白纸一样的年青灵魂。融入大社会大山娃子感到茫然和孤独,文学便是他找到了倾吐愿望的最佳隙口。《黑土背上的阳光》、《没有名字的村庄》和《月亮上的童话》等三本散文诗的相继问世。

    在《月亮上的童话》里,彝民族古老的牧歌与现代文明的浸染,占据着阿洛可斯夫基善于幻想的心灵。阿洛和他的民族一样充满着幸运的,50年代的土改工作,小凉山下的这个苦难民族从奴隶社会的一跃而进入现代文明,这个抽丝剥茧的裂变,省略了汉民族走过几千年封建社会的漫长岁月。然而,从形式裂变走到心灵深处,这需要更漫长的过程,几千年来,毕谟和他的经书就象一面旗帜,是屹立彝族群众祖祖辈辈的灵魂丰碑,毕谟文化光影在阿洛可斯夫基及整个民族的心目中神圣洁无暇。毕谟的神性影响着彝族人苦难的心灵,影响着彝族的生活,对阿洛可斯夫基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形成,举足轻重。可是,随着科学与文明日益进步,许多约定俗成的彝族文化框架,逐渐发生变化,传统的固有的观念、习俗和生活方式,与现代社会的差异,让他内心深处充满窘迫,丰富的感情在孤独与忧伤中挣扎沉浮。我是月儿坝的村民,从古老的神话中溜出来,从远古故事中跑出来,从悲凉的歌谣中逃出来。我们月儿坝的儿女们,在黄昏时分,拿起石头砸天空。或对着走出山岗的路乱吼乱叫。或对着一条河流哭泣。或饮醉了唱些莫名的歌。”“阿妈粉红色的话音,使我全身颤抖,说那察尔瓦绣着祖先的图腾和我生日。”“可阿妈呀,不要拴我在二锅头上,和阿爸一样,成为本村的英雄。”“我们已痛醒了,哥哥淹死在酒杯中,弟弟迷失在家门口,妹妹失悔在出嫁的路上。有时候,我哭着哭着就笑了,有时候,我笑着笑着就哭了,在群山的背后,经过的事已随风而去,谁能理解我们,这些夜晚,在没有哭完的泪水里丈量,孤独有多长,寂寞有多深。等等等,严格地说,这既是对民族精神真实写照,代表着一代彝族人心灵的呼喊。这更是对民族精神的一种重新塑造,是一种对于传统文化的反叛和守望。阿洛可斯夫基是站在民族的高度,审视着这个变化的过程,他怀着执着心情倾诉着彝民族这种失落、表现传统精神的丧失和情感的消失,他内心充满疑惑地祈望自己的民族摆脱古老的习俗的羁伴,去追寻现代文明。

    二、牵扯人心的淡淡忧伤

彝族是一个苦难的民族,悠久的历史周而复始的循环,祖先们辈辈代代的在奴隶社会里繁衍生息,独特的生存环境和社会环境,形成彝民族感情细腻敏感,心灵充满忧郁伤感的个性特征。他们常常与一只早起的鸟对望,它的眼睛充满回忆,心事拥挤,累累伤痕。这是彝人心灵的孤独。在《月亮上的童话》里,阿洛可斯夫基就如一位多情的男子,忧郁的情怀面对着假想中的游人阿巴拉哈,不厌其烦地倾诉着着彝族人的生活、感情和理想,倾诉着一个彝族汉子内心深处翻滚着的忧伤。作为一名普通平凡的彝人,他感觉到灵魂伫立在一粒荞麦里的无助空渺。常常把那些漫山坡里沉默石头是他的朋友,把那些燃烧着的火塘也是亲人。有时他感觉自己是一个充满生命的物体,人深人静一条悠长的小港,叮当,叮当,一个孤寂的人,踢着一个空瓶。停,别踢了,这个空瓶不就是我吗?!这是诗人的孤寂与无奈。彝族人死了,就葬在不种庄稼的土地上,男人的坟头堆着七块石头,女人的坟上堆着九个石头。年深月久,这些石头也没有特殊的标志了,死了的人已归于自然,人们只是偶尔怀想想他们,就对着山喊喊他的名字。但在小凉山的马边,一个眸如秋水的女人,年复一年,夜复一夜地守着男人的坟,用手指轻轻抚摸石头的花纹,一如抚摸男人的胸膛。村人劝告,天地这样美好,生活这般甜蜜,为何这样折磨自己。她说,其实不为什么,因为他是我的爱人,轮回里只有这么一次,前世是水,后世是火。守着这些石头,就象从前默默地等他回家。这段爱情故事非常原始,却悱恻动人。平凡的叙述中饱含着的深沉与执着,有《梁祝》中千古绝唱,、有《孔雀东南飞》的凄美绝望,读后让人黯然伤心,肝肠寸断。而守望着的这种执着的爱情,正是彝族性情里对爱的理解,更是民族精神某种诠释,是诗人奔放执烈、深沉执着的心灵世界毕现,尤其如此,在现代社会中他才显现得弥足珍贵。                                                                           

三、独具魅力的个性语言

    阿洛可斯夫基诗的语言充满着个性和魅力,他的表意方式是非常具有民族特色和想象。如写彝人的生活景象,回家听听心跳,把手放在胸口。回家抱抱羔羊,把脸触在茸茸的毛上……回家发发牢骚,把最恨的人的名字咬在牙上……在梦的转弯处,把自己接回家。这些看似平淡的句子,却独具彝族民众的表现风格,读后让人耳目一新。再如荞魂一样神秘的姐姐,把梦藏在枕畔,把心事抛给月亮。在靠近天空的山坡上,经历了一场泪水洗过的爱情谁的歌声,在月光的背面上,一节一节地滑下来。”“粮食。粮食。不是金,不是银,是我们的爹和娘。”“日子这东西,是一壁墙,用汗水刷一遍是谣曲,用泪水刷一遍是故事,用鲜血刷一遍是历史。”“轻风细雨的心事,在这个年龄,想锁也锁不住。在《月亮上的童话》里,这些精彩的句子不胜枚举,既有思辩哲理,又含想象的空间;既充满灵性牵人情怀,却不乏表现张力,读后,袅绕在心底,久久回味不绝。

    诗是最高的艺术,是一切门类的艺术的最高要素(黑格尔),纵观阿洛可斯夫基的三本散文诗集,从那些朴素平淡、伤感缠绵语句里,我们能够窥视出阿洛可斯夫基灵魂的骨子里潜藏着民族精神的熊熊烈火,燃烧着他多情的心灵,在汉族文化与彝族文化的交融中碰撞出的灿烂的火花。

    写到此,读读诗人集文后那段忧伤的文字沿着这条路,走啊,走啊,不知前面是曲径还是大道,前面是否有尽头和我的族人。说不上恰当的理由,也不知道有多少路程。在我的身前身后,还有许多路,也许都不错吧,只好留给别人。其实在这条路上,我想要的不太多,只求汗水和泪水搅和的流程,长一些,深刻一些。倘若有那么一天,我倒在了某段路上,埋葬我的人们啊,请把我的头颅,朝向这条路的前方。我想,诗人的梦想和他深挚的情感,如同诗人的民族和诗歌一样,在艰难的跋涉漫漫征途中,充满着千古英雄的悲激之情,弥漫着牵扯愁肠的淡淡忧伤,让人为之感动。

    再次祝愿老朋友阿洛可斯夫基,华章倍出,多出佳作。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