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马边新闻网 >> 马边要闻>> 国内国际>>正文内容

读书立法 全民读书愿景下的守望和期待

作者:宋亚娟     来源:乐山日报     发布时间:2013年08月26日    点击数:

 

  读书立法 全民读书愿景下的守望和期待

  乐山日报记者 宋亚娟

  民营书店的逐步消失,网络书店的异军突起,电子免费书籍的介入,在全民读书热日渐“降温”之际,新旧文化现象的交替,正如市作协副主席徐杉所言:“这是现代社会传播文化渠道多种多样的一个表现。”

  然而,随着民营实体书店一步步退出市场,昭示着读书所遭遇的现实困境。那么,读书立法的酝酿,究竟包含怎样的内核?相关文化部门该怎样在实体书店之外,寻找到提升全民阅读兴趣的有效载体?生活在乐山这座历史文化名城,乐山人又是如何看待读书与立法之间的关系?

  立法下的“全民阅读战略”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提交提案,建议把全民阅读上升为国家战略。葛剑雄、王明明、白岩松、陈建功、何建明等115名在社会有重要影响的委员均在提案签名。

  提案建议制定实施国家全民阅读战略,并提出五项具体建议:一是成立国家全民阅读指导委员会,以加强领导,统筹协调各地各部门资源,形成合力;建立长效机制,形成国家长远战略;解决全民阅读工作中的重点难点问题。二是设立国家全民阅读节,可把孔子诞辰日9月28日确定为“全国阅读节”。三是进行全民阅读立法,由全国人大制定《全民阅读法》、国务院制定《全民阅读条例》,以法律法规的形式将推动全民阅读工作纳入法制化轨道。四是制定全民阅读规划,作为开展全民阅读的指导性文件。五是建立国家阅读基金,建设全民阅读重点工程。

  为阅读定制“全民计划”,这在国外并不鲜见。据了解,美国在1998年和2002年分别出台《卓越阅读法》、《不让一个孩子落后法案》,主要涉及儿童阅读,其中针对学前教育的“阅读优先项目”包括:创设一套综合性的阅读计划,以确保每一个儿童到三年级时都能够阅读;开展公平起点的家庭读写计划;在学前计划和“提前开始”计划中资助阅读学习等。而在日本、韩国和俄罗斯等国家,《关于推进儿童读书活动的法律》、《图书馆及读书振兴法》、《民族阅读大纲》等都从不同层面对阅读立法进行了设定和规范。

  让读书活动成为常态

  2012年7月,一场主题为“读书使人明智,开卷让我受益”的征文活动吸引了乐山读书人的注意。作为该活动的倡导者,市图书馆为纪念郭沫若诞辰120周年推出了乐山市首届“沫若杯”全民读书有奖活动,征文主题为:我与图书馆、我与经典、开卷有益、我最喜爱的图书、我的读书生活、图书评论。活动“一石激起千层浪”,受到市内外读书人的积极响应。

  “活动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这是主办方没有想到的,”图书馆馆长席毅强对于颁奖那天的盛况至今仍然难忘。当日全民读书有奖活动和乐山郭沫若文艺奖颁奖同时举行,很多获奖者忙碌着在两个颁奖现场穿梭。同时获得两个奖项的青年诗人廖淮光坦言,市图书馆全民读书有奖活动是对当下文学创作的有力补给和支持,对于提升全民阅读兴趣,丰富图书馆的公益文化活动有着积极意义。

  图书馆作为重要的公共文化设施,在推广阅读、培养全民阅读素养上具有重要责任。为了将阅读推广和学术交流落到实处,近年来,市图书馆创新特色,大力实施免费开放常态化、“三江讲坛”公益讲座下基层。在实施免费开放常态化方面,根据百姓和读者的需求设置了免费开放项目,做到了统一设计、统一标识、统一公示、统一管理,还设有残疾人专座,实行零门槛全开放。该馆坚持进行每周活动公示,每天免费开放时间不少于8小时,每周主体免费开放项目不少于3项,每周开放63小时以上,年接待各类读者36万余人次。

  7月30日—8月1日,2013出版界图书馆界全民阅读年会在黑龙江图书馆召开。组委会发布了《全国图书馆推荐书目(2012年度)》,徐杉的随笔集《即将消失的文明》榜上有名。徐杉表示,目前,全民阅读已经受到社会各方的高度关注,随着类似全民阅读年会等专业研讨会的开展,“读书活动在逐步走向常态化的进程中,会实现传统的回归”。

  期待读书立法具有“可操作性”

  “一是好书太贵,一本书动辄四五十元,对于一些贫困线上的家庭来说,读书是一种奢侈;二是文学创作长年悲哀,十几二十年不变的稿酬,极大地挫伤了文学创作者的积极性;三是出版通道阻塞,有的出版社只认钱不认作品质量,好书难出版,而一些庸碌的作品却可以因作者有钱或有权或迎合了大众的低级趣味而登堂入室;四是出版监管不力,庸俗的、腐朽的、黄色的出版物四处招摇,让人失去了对书的向往。”针对读书为何会遭遇寒冬,女作家向响直指问题的症结。

  而对于给读书立法,向响却有自己的忧虑:“倡导全民读书是一件大好事,但到了要靠立法来促进阅读的地步却让我感到有些意外,心存疑虑的是年底出台的这项法律对于不喜欢读书的人该如何处置?毕竟,读书的习惯养成和读什么书都是个人的选择,要让全民像交作业一样的汇报自己的读书情况恐怕是一个大的工程。” 向响指出,如果立法能够改变现今民众面临的读书困境,能为全民提供一个有力的读书保障,应该受到社会公众的欢迎和支持,但如果这项立法没有可操作性,仅仅是隔靴搔痒、摆花架子的作秀,那么立法就无大动干戈的必要。

  徐杉也表示,“阅读立法”虽然表明了政府对读书的重视,但是一定要在实施过程中加大财力投入,培养公众热爱知识,善于思考的习惯,以提高全民整体素质。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