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马边新闻网 >> 理论实践>> 理论实践>>正文内容

县域民族交往交流交融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及对策研究

作者:阿别木巫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6年07月04日    点击数:

一、基本情况

县位于四川盆地西南边缘小凉山区,地处乐山、宜宾、凉山三市州结合部,幅员面积2304平方公里,辖20个乡镇、116个村、7个社区,总人口21万人,有彝、汉、苗等34个民族,其中彝族占46%,农业人口占83%。

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是在民族生存和发展历程中必然发生和经历的一种社会现象和社会过程,是社会活动的一部分。各民族只有在纵向质的演进和横向量的扩展过程中相互交往交流交融,才能实现其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各个方面的全面发展,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交错杂居、共生互补的多元一体格局。因此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是民族发展的重要一环,也是民族发展一种动因和形式,有力促进了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截止目前,我县20个乡镇有9个纯彝族聚居区,11个彝汉杂居区,我县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是现实存在和大势所趋。

二、民族交往交流交融过程中存在的问题

近年来,我县坚持把维护民族团结和促进共同繁荣作为各民族最高利益,同心同德,团结奋进,民族工作取得一定成效,但是仍然存在各民族差异化发展、法治意识薄弱、风俗陋习等问题,影响了民族团结进步事业的全面发展。

(一)各民族间发展差异大,影响民族团结和谐。

    近年来,随着我县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由于思想观念的滞后和差异化的人口计生政策等原因,少数民族人口快速增长,加之受知识文化、人口素质、语言障碍、基础设施等的影响,各民族在发展中逐渐暴露出了不平衡、不协调的一面,主要体现在汉族聚居区发展普遍好于彝族地区、彝族聚居区又好于其他少数民族聚居区,如一些地理位置偏僻、自然环境恶劣的地区,尤其是少数民族聚居地区社会经济长期得不到有效发展,不断滞后,与全县的整体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差距不断拉大。发展不均衡在基础设施建设、经济收入、生活生产条件改善等方面带来的差异,使得发展较好地区民族在社会地位上产生优越感,对欠发展地区认识上出现偏差,甚至污名化,认为来自贫穷落后地区人员素质低,对其产生厌恶、嫌弃心理,而欠发展地区对于长期处于劣势位置和受到不被平等对待,心中不满情绪引发仇富对立心理,使得各民族在交流交往中难以相互信任、相互尊重,矛盾纠纷易发、频发,加大了社会管理的难度,影响民族团结和社会和谐稳定。

(二)法治意识淡薄,影响民族团结和谐。

民族地区特殊的社会发展进程,使得民族地区政治体制、管理机制及法律制度的构建还不完善,存在一定程度的粗糙和滞后,往往靠传统的政治、法律手段和道德观念的约束来调整本民族内部和外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少运用现行法律来处理发生的矛盾和问题,加之我县大部分少数民族聚居区地理位置相对偏僻、落后,处于相对封闭的环境,思想意识相对固化,观念转变存在难度与滞后,造成民族地区法治意识淡薄,法律知识匮乏,在处理矛盾纠纷时往往出现重人情轻制度、重宗法轻法律、重私约轻公法等现象。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社会法治化进程不断推进,传统的管理理念和治理方法已越来越不满足社会各方面的管理需求,而各民族群众信访不信法、信习俗不信制度的法治观念和暴力平事、非法私了的处理手段更使得社会各种矛盾、纠纷问题日益难以解决。比如,部分彝族聚居地区存在的滋事致死人命、轻身死亡纠纷难以搁平等突出问题,化解难度大,不能有效解决,严重影响了我县社会稳定和民族团结,阻碍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

(三)各民族间文化差异、陈规陋习,影响民族团结融合。

每个民族都有悠久的发展历史,并于历史发展中形成了区别与其他民族的独有民族风俗文化。一是各民族在相互的交往交流过程中,各自民族文化产生的背景、内涵没有得到其他民族的深入认识、真正了解,部分文化内容不被认同,文化差异不被正确看待、包容、公平接受,在不同民族文化相互碰撞中,各自依己拒彼、相互排斥,各民族间难以做到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相互信任,使得民族矛盾纠纷易发、频发,阻碍了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影响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的巩固和发展。

二是每个民族都有区别与其他民族的独特文化,优于其他民族的传统风俗,同时每一民族的传统文化中都隐含着羁绊本民族自身发展的偏狭性、排他性和封闭性,存在保守和落后的文化糟粕及陈规陋习,在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是不符合时代发展的潮流,违背各民族的根本利益,不被其他民族所接受,阻碍了民族的交往交流交融。如在传统习俗方面,部分彝族地区由于生活环境闭塞、知识文化低、思想观念落后,不能与时俱进,对部分不适应社会发展的传统文化陋习及派生出的文化糟粕仍深信不疑,存在重巫信鬼的迷信思想和婚姻聘金及礼金过高、婚丧喜庆互相攀比、彝族年节时间不统一、卫生状况脏乱差等陈规陋习导致的突出问题,既束缚本民族发展,加大民族间差距,又难以获得其他民族的认同,累及优秀传统文化一并遭到排斥,加重民族间相互厌恶、对立情绪,导致各民族间相互不尊重、不信任,阻碍了民族交流交往交融。

三、做好马边民族团结进步事业的措施探索

促进我县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必须坚持依法维护民族团结,实事求是,尊重差异,包容多样,凝聚各民族智慧和力量,实现我县各民族团结和睦、共同繁荣。

(一)重视少数民族干部队伍建设,壮大人才力量。

民族工作是做人的工作,民族团结是人与人的团结,做好民族工作关键在党、关键在人,而少数民族干部具有特殊双重身份,既是党和国家的干部,有责任维护国家的利益,又是本民族的代表,应当反映本民族的利益,承担着安定一方、富裕一方的重大责任,因此做好少数民族干部工作,充分发挥其桥梁和纽带的作用对促进民族团结和谐、繁荣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一是大力培养具有高度政治觉悟的少数民族干部,使他们成为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正确结合的典范,在民族交往交流过程中,起到维护和加强民族团结关系的表率作用,增进马边民族大家庭的认同,凝聚强大命运共同体,更好团结各民族人民,调动民族地区发展积极性,促进我县各民族和睦相处、和衷共济、和谐发展、共同繁荣。二是牢固树立发展抓人才、抓人才促发展的理念,大力培养业务精、富有奉献精神的少数民族年轻干部,充实到各行各业中,优化少数民族干部队伍结构,引领我县民族团结、繁荣事业健康发展。三是充分发挥少数民族专业技术人才、有威望的少数民族民间人士和少数民族年轻干部具有双重身份的桥梁、纽带和引领作用,在宣传党的政策、反映各民族社情民意及参与社会管理中充分发挥优势作用,助推我县各民族团结和谐繁荣发展,促进各民族交流交往交融。

(二)优化民族传统文化事业,推动健康发展。

一是加强民族文化人才队伍建设,培养一支综合文化业务素质高的民族文化工作者队伍,使他们成为各民族利益相互融合的典范,在各民族文化碰撞、交织的过程中,起到维护民族关系的表率作用,推动民族文化事业发展,促使各民族生态、旅游、医药、节庆等方面文化的弘扬和传播,保障各民族文化健康发展和民族文化正常交流。二是引导各民族树立开放意识、竞争意识,顺应时代发展潮流,积极移风易俗。搭建文化交流平台,促进各民族文化的交流和融合,在不同民族文化碰撞中弘扬各自民族优秀文化,吸收和借鉴其他优秀的文化成果,不断改造和创新各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剔除文化糟粕,变革不适应社会发展陈规陋习。三是进行民族文化宣传和更为广泛的民族文化交流,增进各民族之间的了解、学习和认可,正确认识各民族文化内涵及产生背景,逐渐能够以理性的目光看待其他民族的文化,充分认识民族文化的差异性,给予其他民族文化理解和尊重,同时在价值取向和评判中促进各民族文化的认同,引导树立国家意识、公民意识、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深化“三个离不开”、“四个认同”的思想,巩固民族团结,促进民族交流交往交融,共同繁荣发展。

(三)加强民族法治建设,维护民族团结。

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解决民族问题正确道路,坚持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大力推进民族地区法治建设,依法维护民族团结。一是进一步贯彻好我县地方自治条例,切实保障各少数民族充分享有民主权利和自治权利,在发展我县民族自治地方经济文化、培养少数民族干部、增强民族团结、促进民族关系等方面充分发挥作用和功能。二是要建立和健全依法处理侵害少数民族风俗习惯案件的有效机制,探索建立我县少数民族风俗习惯保障法,坚持有法必依,依法解决侵害我县少数民族风俗习惯的事件;探索建立处理涉民族因素突发事件的快速反应机制,对侵犯少数民族风俗习惯而引发的突发事件做到早发现、妥善处理,把矛盾解决在萌芽状态,解决在基层和当地范围。三是要推进民族事务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加强民族地区法治建设,充分发挥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优越性,进一步完善民族法律法规体系,并强化对法律制度执行情况的监督和检查;强化用法治思维和法律手段规范和协调民族关系,着重加强民族地区特别是边远少数民族聚居区法律知识普及,提高民族地区的法律意识,切实形成人人懂法、人人守法、人人依法办事的良好的社会风气;加强民族事务精细化治理,针对我县民族地区的不同类型,制定不同的治理方略,善于运用经济、行政、法律、文化、信息、媒体等多种手段进行综合施治。

(四)突出重点发展区域,促进全面发展。

促进我县各民族地区全面和谐发展,缩小差距,消除矛盾,为各民族交流交往交融创造良好外部环境。一是必须要牢牢抓住国家大小凉山综合扶贫开发、乌蒙山片区区域扶贫开发的历史机遇,充分借助我县作为国家重点扶贫县的后发优势,加大争取扶贫资金和项目力度,落实好各级支持民族地区加快发展的政策措施,为我县民族地区加快发展注入源源不断的动力。二是要进一步调整优化我县发展规划,重点偏向落后地区,特别是边远少数民族聚居地区,把落后地区基础设施建设摆在优先位置,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大力发展边远落后地区教育、医疗卫生事业,切实解决就业问题,不断改善欠发达地区生产生活条件,逐步减小地区间差距,缩小贫富悬殊,推进全县各民族地区平等均衡发展,筑牢各民族共同发展、共同繁荣基础,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创造良好外部环境。

 

(本文作者系马边彝族自治县政协副主席、县委统战部长 )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