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马边新闻网 >> >> >>正文内容

【荞 坝】 钟灵之地

作者:廖大康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8年08月26日    点击数:


                        --马边荞坝十里古道风光行


     四川,三国鼎立时之蜀国,刘关张书写的历史故事感天地,泣鬼神,传颂千年。诸葛羽扇足智多谋神机妙算的故事,脍炙人口。境内的三国遗迹比比皆是,由此延续的传说故事神奇美丽。其美好的大自然风光中沉淀的历史文物景点,不可胜数。四川马边彝族自治县荞坝乡,堪称古巴蜀边塞,其古朴自然的生态环境,清幽神秘,如“香格里拉”般旖旎迷人,美不胜收。


                  南古蜀道之一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从金沙江畔的新市镇至马边,原无通道。史料记载,诸葛亮南征时,从安上县(今新市镇)上岸,到夷都(今屏山县中都镇),到马边再与犍为方向开通,故称新道,建新道县。
     四百多年前的明代,襄阳进士汪京署任马边厅同知,又率众修筑全长150余里的官道,可谓南古蜀道之一部分。这蜀道依悬崖险壁,靠黑水河(荞坝河古称)而行,在荞坝境内约二十余公里。沿途景致宜人,古迹众多。古道至与中都地界接壤处,一座千仞崖壁红亮光滑耸立云天,崖宽百余米,远远看去,气势磅礴,由崖脚看上去,犹如置身井底,只能看到头顶一线云天,崖上飞鸟绝迹,寸草不生,崖间当年捣糯米掺石灰而书的汪京手迹“永赖同功”同其当年筑道功绩一样永驻人间。
     上行里许,从诸葛亮东征军当年晒鼓之坝而今茶树满坡的茶场山上来一股清流形成十丈瀑布,白亮耀眼,直泻而下,飞珠溅玉,轻缈飘撒。茶山上有向阳坡谷十里,常年云雾缭绕,时有霞光万道,且土地肥瘠适宜,滋润酥爽。相传很久以前,茶山上有一座玉皇庙,内住一位对陆羽的《茶经》很有研究的高僧,看到这里适宜种茶,于是每次云游名山大川后,都要带回许多名优茶种,并教授村民栽种、培植。这里由此得名茶场。


十里画屏


     沿公路到荞坝场镇还有十里,对面的山崖如屏风竖立,高的不过二十丈,皆一气呵成。十里山壁,风光迷人,景致各异,有的崖壁陡峭直立平滑如镜;有的花木虬枝山石奇巧如水墨丹青;有的崖畔云雾环绕似活的写意画屏……这壮丽美景不知是哪位仙人杰作,一幅幅从车窗外掠过,让人目不暇接地盯着也看不够,真是十里崖壁十里画屏啊!
     崖脚向东而来的黑水河奔涌不息,河中生态鱼成群结队,盛产青波、细鳞、白钾、金尾、麻沙鱼、黄辣钉等十数种鱼。据说还有一种中国水产资料上尚无记载的鱼--岩鳊,头扁大,身细长,呈青褐色,体表多黏液,煮汤特鲜美特可口。
     黑水河依重岩叠嶂激石泠泠,生生不息,御风奔腾,至因诸葛南征时得名且有一千八百年历史的荞坝小镇,形成晶亮幽然的十亩长沱,时而碧波翻涌,浮光跃金,时而舒徐有致,静影成画卷,时而倒峡映逆波,飞花逐水流……阳春时节,沱边垂杆挥舞,弱柳扶风,极具深山平湖雅韵。
     长沱下三二十丈处,一座铁索桥凌空飞架,那粗如儿臂的钢绳,飘飘悠悠,轻轻巧巧地羁押住对峙的山的鼻梁,那一溜儿辅排开去的匀美整齐的木条,似琴键,吱吱嘎嘎,嘎嘎吱吱地弹奏着只有山里人才听得懂的乐章,长年累月,永不疲乏……
山民们那丈量春秋的大脚,就日日叩响那一个个琴键,到山那边去播种希望……
      孩子们也牵着爸妈的手,一步一安地渡过去,走进山那边的学堂……
     那彝家小伙则襟怀爱情的甜蜜调皮兮兮的飘过去,只把那怯怯顾盼的阿咪子急得跺足毗邻,期期艾艾,娇羞可人地扯着衣裳……
      铁索桥哟,就这样朝朝暮暮妆点着那绝壁深涧的古朴韵致,映衬着那汩汩溪流的淡远柔情,别居一格,独成风景。


古镇深幽


     荞坝古镇虽小,却是五脏俱全。那临河而筑的吊脚楼,险象环生,古色古香,那依山而建的灰色瓦屋串连而成一条羊肠小街,街道全由紫红色石板辅成,洁净整齐,没有城市的喧嚣、人朝,真正山里小街味儿。
     每逢集日,小小的街市就随人潮生动起来。竹笋、木耳等山珍洋洋洒洒盘踞半条小街;天麻、黄莲、竹孙等中药材点缀其间;各色时新山货应有尽有,比美街沿;各种水果疏菜,红黄碧翠的鲜嫩劲儿水灵灵诱人;各种服饰妆点出满街缤纷……这热闹的山里街市情景,宛如宋时《清明上河图》重现其鲜活生动景象……
     远处,深幽莫测的沟壑蜿蜒着油亮的绿意,峥嵘的山间,时而祥云朵朵,时而紫烟缭绕。在那里,千亩药材基地蓬勃着山里人的梦想和希望,成片成片速生丰产林层层叠叠……
    花开花落,荞坝这方土地更加活跃起来,窄带儿公路变成了宽敞平整的水泥路,一幢幢漂亮的楼房鹤立起来……这里的变迁使清花绿亮的黑水河也流淌得更加精神更加欢畅了。


诸葛亮十连败之地


      沿黑水河再上行十余里,一座雄伟山崖横亘阻住去路。崖畔树头绿叶翩翩,疏林如画;崖下清流激湍,篱落飘香。暖日当空,秋风乍紧,飞鸟啼鸣,溪水潺潺,此地名石仗空。传说诸葛亮南征时,攻此险关,十仗不克,无功而返,因此得名。崖下有“修船碑记”等石碑,崖壁上刻有明万历四十一年马湖府兵备道陈禹谟赞古颂今的闪灼文章《石丈篇》,“来登石丈空,天险足称雄……”
     古道至此涉河,于石仗空岩畔“凿开天险”成一栈道,行走其上,俯视欲坠,令人眼花。对面群峰屹立,错落有致,古时作战城堡还清晰可见。据当地人说,在《三国演义》“一箭之地”的故事中,诸葛亮当年在眉山所射的一箭的箭头还隐于对面悬崖之中。我想,不知徐霞客当年可曾到此一游,如是,那这诗文并重之地,古色古香的三国文化将更添神奇,也会更令人流连忘返,怦然心动。
      越石丈空险道,思古人擂鼓鏖战,同游者豪放得且歌且行,沿林荫小道蜿蜒而行,时而鸟惊山林,时而影照清溪,时而回风乍起。至一幽微灵秀之地,迎面山岩上一座送子观音摩崖石刻栩栩如生,(荞坝境内的观音雕、塑像有十几处之多)金童玉女承欢绕膝。正疑旁边石墙瓦屋是人居,一人高呼有风景,乃至一看,原来屋内神龛上供奉着玉皇、观音等石雕木刻像五、六座,似时常拜祭,檀香可闻。屋外石壁刻“观音塘记”数十字成匾形,原来这里地名观音塘,难怪众多观音。由此可见这大山之中根深蒂固的“观音文化”思想。


叫化坟的传说


     再行五里,到了当地传说中的“叫化坟”。其传说神得有些玄乎,有“叫花吞金自杀”,“蚂蚁推沙埋尸”,“后人遥祭坟震”等等。站在坟前细看,五块朔月形水田次第延伸至二十丈外成一独特风景,左右两山夹峙成龙椅,两条清流终年不息,虽说叫化坟的传说有些封建色彩,但也确有些“风水学”的道理。
     沿叫化坟右侧山冈攀登里许,来到一处叫“站松岩”之地,这里也只是半山腰处。正置深秋时节,站于此处四望,连绵起伏的黛色山峰一座座一排排,奔涌着秋日的生动。向东可望见老河坝乡全境;向南可望见荞坝乡全境,民主乡的羊子坪、红岩子等山峦风光尽收眼底;向西可望见靛兰坝乡全景,马边城及周围山峰清晰可辨;向北,只见黄莲山万亩天然林、人工林翻卷伸展到天际。林木枝繁叶密,闪动的墨绿折射出生命的蓬勃,阳光洒落林海,渲染出绿的缤纷、绿的热烈,看去像真正绿到了山的骨子里。恍若秋风在林间流淌,让绿逐渐变黄转褐,但其精气神不败,其坚韧地绿意仍然倏高忽低漫天卷地而来……感受着这浪漫瑰丽的大自然风景,会叫你的心儿像被绿意洗过,所有杂念全被荡涤一尽,只留一片空灵,一片明净……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