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马边新闻网 >> >> >>正文内容

【石 梁】 游 大 佛 岩

作者:龚定萍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8年08月26日    点击数:

 

 

                                 

     生为马边人却没有到过大佛岩的大有人在。我虽于十二年前到过那里,但因为当时太小已经模糊不清了,只是记得大佛带给我的震撼:那是一尊神韵情态别于其他寺庙佛像的佛,临岩而建,栩栩如生。

    427日清晨,天公作美,太阳高挂,我们一行18人乘座的客车到双溪金土地大桥后,大家就背起行囊往大佛岩方向进军。山路陡峭崎岖,我们背上的包袱就显得十分的沉重。步行2个多小时后,我们才到达珍珠桥村的中心地带。据当地群众说到大佛岩还要23个小时。大家都有一些懈气,时间已经12点,于是就坐在路边一个大坝子前开起午饭来。温嘟嘟的馒头就着卤鸭吃得有滋有味。看着坝子里干活的农民们把成熟的菜籽杆捆成一把一把的摊晒在地里,远的山近的土便都有了中午的气息。四周的竹林细细密密地把这个大坝子圈了起来,让人怀疑是不是来到了竹海,大家又雀跃欢呼起来,忙着与这些美丽的风景拍照留念。

    短暂的休息后,我们重新振作精神出发。见溪沟,两侧皆高山,生寒树,挺拔秀美,自成一景。沿溪沟而上,过了狗钻洞,就进入了密林深处。山路越来越陡峭难行,大家只得你牵我拖地互相帮助着向前进发。密林中的景色与前大不相同,高山蕨类植物在这里随处可见,蓝悠悠的鸭儿花遍地开放,为寂静的山林增添了不少情趣。再往前,就进入了刺竹和其他高山树木杂生地带。遮天蔽日,有些黑黝黝的,地上铺满厚厚的落叶,比较潮湿,稍不小心就会摔跟头。在树木疏朗处能看见远处那一树树开的十分灿烂耀眼的白色野杜鹃,而林中的枯树干上却到处长满了密匝匝、毛茸茸的黑木耳,让人不得不佩服大自然造化的神奇。

    快到达大佛岩了,还要爬上岩顶,然后从那高过人头的杂草树林中穿过,顺陡峭的石板路缓缓而下几百米,得手脚并用才行。但见第一道山门上方从右而左刻“宝华山”三个繁体字,再下几步到第二道山门,地势渐缓,门两侧书“以外红尘飞不到,此间明月照将来”。山门内有200平方米左右空地,原为庙基,门左侧有一天然而成石塘,塘中流着清冽的泉水,不增不减,不满不溢,水甘甜可口,供来人享用。因此,来者大多要带回一瓶水。大佛则立于还要沿此行十余米的崖上,佛前仅宽2米,旁为万丈深渊。

    大佛为站佛,高4-5米,宽1米左右,慈眉善目,双手结佛印,肌肤为玉白色,着黄铜色袈裟。大佛为凿岩而建,可避风雨,两边尚存修建时人工所留下脚石洞,是何人为何建造已无从考证。据本地人介绍,大佛建于清光绪4年,与乐山大佛、荣县睡佛为三兄弟,已有百多年的历史了。此地曾有庙宇、和尚,香火鼎盛时,朝山人达3000之众。传说有人曾经夜宿此地,听见青年男子说话声,见山下万盏明灯闪亮,即大佛几弟兄回来聚会的壮观景象。故崖上至今刻有“看万盏明灯”字样。

    仰望佛像眉目慈祥,神态自得;俯瞰脚下,万丈深渊,云雾缭绕。对面山下的农舍隐约可见,偶尔传来几声鸡鸣狗吠,还有汽车的喇叭声,把虚幻与现实、神话与苦难、泰然与漠然连接起来,乃寻梦人、寻幽人、寻雅人之另类洞天,可体味异于别处的风景与心境。立于佛前,看日出月落、云卷云舒,咀嚼和尚的名词,回味著名的碣句,细读莽苍的山林,便可以收获许多难得的平静与安宁。

    爬山近6个小时才到达目的地,大家都很困乏,在与大佛合影后就分工合作,男的捡柴,女的做饭。火升起来了,在这方圆几十里无人烟的大佛岩上,天渐渐黑了,点燃了蜡烛,我们喝起了葡萄酒,吃起了烤肉串,唱起了很久以前的流行歌曲……

    夜渐渐深了,白雾升腾起来,在我们住的山崖里绕来绕去,有些幽深的意境。于是大家侃起了“人不要脸鬼都害怕”的典故,也不知道“人不要脸佛是否害怕?”这是一个不眠之夜,同行的手机还在与家人联系报着平安。虽然没有星星和月亮来陪伴,寂寞的山鸟却不停的咕咕叫着为我们助兴,雨也不甘落后地悄悄来了,细细的滴答声润泽了山林,也润泽了我们的心田。那一堆红红的篝火就这样一直陪着我们到天亮。

    雨还在下着,我们就匆匆踏上了回家的路。路还是那样遥远,而且让昨夜的雨弄得很滑,许多人都摔了跟头,一身满是泥。但是谁又能够忘掉大佛岩的大佛和那个夜晚呢?也许当村公路修到珍珠桥村后,村民脱贫致富,开发马边站佛一日旅游热线就为时不远了。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