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马边新闻网 >> >> >>正文内容

【大风顶】 大山的声音

作者:杨烈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8年08月26日    点击数:

 

   大风顶是一脉有灵性的山峦。
  大山在这里聚会,云彩在这里梳妆,鸟儿在这里歌舞,植物在这里蔓延成绿色的生机。
  登上大风顶,最重要是带上心灵。心灵作伴,无处不是神采飞扬的美丽。
  山间的鸟儿不怕人。在草地里走着走着,常常就突然从脚边飞起一只鸟儿,倏地窜上了天空,倒把人吓了一跳。
  山哺育了有灵气的鸟儿。空旷开阔的“觉罗豁”(即雄鹰歇足的地方),连我们的向导“王胡子”也几乎分不清路径,一两只不知名的鸟儿在我们飞到我们头上,叽叽喳喳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莫非它们就是传说中上天报信的使者、领路的向导?
  登上海拔3270米的黄茅梗,眼前豁然开朗。挺立高山之巅,任大风吹起了我的衣襟、我的思绪。翻滚蒸腾的云海殷勤的铺展到了脚下,邀请我们云中漫步。厚白的云海绵延数百里而不见边际,也许走过去就是人间仙境?“海到无边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这时心里涌起的,是“一览众山小”的豪情,是天上地下惟我独尊的霸气!一座山若能给人以安宁、静寂,又能给人以斗志、勇气,这山难道还不够有灵性吗?
  顺着山谷的河道顺流而上,爬到山脊上,几峰伟岸的大山矗立在面前。云雾蒸腾,始终见不到大山的真面目。盘腿向大山而坐,心中油然而生“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安静与闲适。就那么凝视着山吧,把山视作平等的、值得信赖的朋友,看云卷云舒,看花开花落,细细品味与山相处的和谐、与山交谈的欢畅。我对山说了很多话,用心灵作语言;山也对我说了许多话,以沉默作语言。
  山谷里飞跃起不少燕子,急匆匆地在半空穿梭,它们毫不惧怕我这个盘腿而坐的陌生人,肆意地从我的头顶、我的眼前甚至我的耳旁快速掠过,翅膀带来犀利的呼呼风声。我一点儿没有责怪这些黑色小精灵的意思,相反,我觉得我听见了幸福——真的,幸福是听得见的,它有声音。
  坐累了,索性躺在草地上,就像一个婴儿躺在摇篮里。闭上双眼聆听幸福,心灵感受到纯粹的宁静和安全,什么都不需要想,却已经获得了最大的满足。
  大风顶的主人兼向导耍日罗波说,山顶上有一个“月亮海子”极美。我们沿着山坡不停地向上攀,去拜谒那神圣的“天池”。翻过了一山又一山,登上了一峰又一峰,路似乎没有尽头。我想:这是一条通天的路吗?我们一直走下去,会不会就走进了天庭呢?
  终于攀上了大风顶海拔4042米的主峰“摸罗翁觉”。这里地势宽阔平坦,可以策马纵情奔驰,大风呼啸,吹得人快睁不开眼。天是那么低,伸出手去仿佛就可以摸到她的脸庞,可以亲吻她,又可以对她窃窃私语。在这儿许一个愿吧,一定容易实现的,离天这么近,她不是最先听到吗?
  主峰的旁边就是“月亮海子”。微风吹动了湖水,荡漾起一片欢乐的涟漪,那是湖水在招手呢,看,它们笑得多么欢畅!我们曾经见过面吗?是的,我们似曾相识,我们一见如故。
  诗人阿洛夫基把“月亮海子”比作“山魂的浴池,仙女的眼睛,牧羊女的镜子,阿西美美的眼泪”,妙喻如珠,湖水若酒,我已经醉倒了,我愿意长住于此,在圣洁的高山之巅守望,守望我的心灵,守望我的理想……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