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马边新闻网 >> >> >>正文内容

【荞 坝】 走进水平溪

作者:龚定萍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8年08月26日    点击数:

                    

     走进水平溪是在88年春节后的某一天,有微暖的阳光,同行的同学霞带着我从星火村的山坡上,下到一条沿着溪沟的小路。风款款地吹来,已无冬日的凛冽。小溪流中的大石块间,水生灌木丛绿意盎然,有些树的树枝紧紧缠绕起来,把溪流遮了个严严实实,溪水静静地在枝条下缓缓流淌,树枝与流水亲密地窃窃私语,那份静谧简直叫人妒忌,然后我们气喘如牛地翻过了“手扒岩”,就走进了水平溪。

 

                          富庶的小山村

 

     一条并不宽敞的公路通向远方,四周密密地生长着好些竹林,木材加工厂的刷声正隆,水平溪人也因为大量伐木来卖而成了远近闻名的富裕村。我们在水平溪的同学就曾经炫耀,她家富裕到可以用鸡蛋和糖果来喂猪。我们尽管十分不信,但她衣着的光鲜和出手的大方仍令我们惊诧。她的家就在公路左边的山顶上,霞告诉我说。我抬眼望去,那座山黄黄的,不时有巨大的石包突其间,低矮的茶树东一棵西一棵地在石包旁露出脸来。我们就顺着这山上黄黄的小山道往上爬,心中十分后悔 ,跑这么远来,原准备开开眼界,看看富庶的景象,却不知道是这些黄黄的土山道,想来一定穷的很呢!谁知爬完这些黄黄的山道,却又进入了另外一条还要陡峭一点的山道,土地开始变成了黑色的,等到我们累得不行了,地势豁然开朗,几十户村民的房屋扑入眼帘。房子依山而建,由于地势较高,可见远处高天和流云。房子四周种满了各种树木,黑黑的土地上种着他们的蔬菜,有盘子似的盘盘儿菜,连花白、青菜等,都长的肥肥嫩嫩的,全都似蔬菜中的大家闺秀,自有一番风度,叫人恨不得立即啃它一口,让我觉得好象进入了世外桃园。

   当我们穿过了几间村民的房子,就来到了同学家里。对于我们的到来,同学感到十分意外,不过她还是热情地给我们介绍了她家和村里的情况。她家里有黑白电视机、收音机、洗衣机,家里的家具都是上好的木料制成的,这在八十年代的农村确实很不简单。稍事休息后,她又带我们去参观了村里几户大户,那些高大的房子,整齐的青石板砌的院坝,一应俱全的家用电器,人人腕上价值不菲的手表,无不给人留下大气的印象,令我们这些城里来的人都感觉到了自己的寒碜。夜晚穿着她家结实的布鞋,躺在她家暖暖的床上,想着黑黑的土地,肥壮的蔬菜,高大的房子久久不能入眠,如果所有的村子都能有这样富庶那该多好啊!

 

                             山顶旧庙

 

   次日,同学决定带我们去参观山顶上的旧庙,听说有个老人家里塑了很多菩萨,还正给“穿衣服”呢。我们又沿着黑黑的山道往上爬,沿途的掉衫针形的叶子十分别致,就象梦一样疏疏密密的,露珠还挂在尖上,同学就开始给我们介绍关于庙子的情况。她说那老人是她家的亲戚,十分的迷信,他老说菩萨象一阵风来去无影,凡是对菩萨不敬的都要遭到惩罚。当我们达到老人家门前,一对威风的石狮子守在门口,房子是建在原来的庙基上的,木材很好,黄灿灿的,别有一番韵味,有如古代的上好建筑。老人一人在家,儿女们都到别处走亲戚去了。他一脸的皱纹,大概60几岁了,一听说我们要去看那里的菩萨,他立刻警觉起来,告诉我们只能从侧墙的小窗户里瞧一瞧。同学与老人大谈特谈老表的去向,我们又不时地插话说宗教与历史的故事,老人聊得忽然心情舒 畅起来,就从自家的秘密角落里拿出了他珍藏的钥匙,打开那道放了许多菩萨的屋子,让我们进去参观。屋内摆着好几十尊菩萨塑像,如来、观音、文殊、普贤,还有桃园三结义的刘、关、张等,老人告诉我们他花了八百元钱,刚请了人给这些菩萨像涂新鲜的颜色,也就是给他们穿衣服。这些菩萨像都是文革期间别人要打砸的对象,为了避免菩萨受到牵连,他把这些像背到大岩腔里藏了起来,现在庙子也没了,就在原来的庙基上修了新房,并把侧屋修来专门供上了这些菩萨。那些塑像大多经过了很长的历史时期,失去了光泽,经过他请人穿衣服,又变得栩栩如生。他家是这山顶上唯一的人家,尽管住的很远,老人却觉得十分惬意,因为可以守着那些菩萨。那对石狮子就是见证,逢年过节老人都不爱出门,而是认真守护着他的精神寄托。那的确是他人生的一大寄托,当时我觉得他很傻,不过那肥实的土地,那能够生长出黄灿灿玉米的土地滋润了他,让他活得有滋有味,让我无法对此絮絮叨叨什么。

 

                           九观坟揽胜

 

    同学见我对历史啊什么的比较感兴趣,便告诉我们水平溪有一处最大的景观,那就是“九观坟”。那是一座明朝时候的坟茔,有九兄弟葬于其中,坟茔里面有九间大房子,据说是一个大官的家坟。我忽发要考古的念头,便让同学带我们去参观。我们带上新电筒新电池就出发了,从左边的山顶下到公路上,再过公路和小溪,沿着右边的山道往上爬,在同学亲戚的带领下,爬上了右边山顶,远远看见一个长满了荒草的大石包,等到走近了,才看到墓碑已经被人打断了,半截留在原处,半截摔在墓内,墓门口就有死人白白的股骨、头骨,怪吓人的,不过我还是充当英雄,第一个钻进了坟内,两个同学只好在后面跟着。坟内比较高,进去后能伸直腰自由行走。坟早已被盗,第一观只剩下四壁的花纹和一些土陶罐,顺着走廊进入第二观,已是漆黑一片,新电筒的光在里面都有些弱,只看见有死人的头骨和股骨搁在里面,进入第三观后,坟里更趋黑暗,我的心开始蹦蹦直跳,两位同学互相拉着手,全身都在不由自主的发抖。

   我忽然想到佛家的轮回,如果真有轮回,那么前一世的帝王将相说不定是这一世的考古学家,因为工作的原因,深入墓地考古时却拿着自己的骨头研究年代、特点甚至当时该古人的脾气、饮食习惯、得的是什么病而死亡,那该是一种怎样的滑稽心境。世界真怪,偏偏要生出人这样的动物,这样的大脑,这样的思考,甚至这样的人生,也许这也是一种轮回吧!

       不觉中进入了第四观、第五观,除了死人骨头都没有新的发现,陪着我进来的两位同学已经吓的不可开交,一叠连声的催促快出去。我也觉得没有多大的意思了就沿路出去,一旦钻出墓地,重见阳光,才忽然明白人为什么那么热爱太阳,当那温暖的阳光照着我们的时候,万物生机勃勃,同为万物之一的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热爱生活,热爱生命呢?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