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马边新闻网 >> >> >>正文内容

【大风顶】 风过处

作者:雷彬风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8年08月26日    点击数:

  

   我一直以为,我所要经过的,不过是一座山而已。或许,会比较高一些,上山的路会比较难一些。
   当我同大风顶风景旅游资源考察队的同事们走在大小凉山的分水岭上穿过马边大风顶上长满杜鹃和珙
桐的森林,从长满蚂蝗的潮湿的山坡上爬去,爬上高高的山的脊梁,我的眼泪夺眶而出,一个被担心着会被抬上山梁的小女子,艰险的旅途中一路欢歌,和大家一起同时到达了海拔4000多米的山的峰巅,这眼泪,具有极其丰富的意义。但面对磨砺,我的估计显然不足。
   我们的食宿安排是,早上吃完方便面后7点准时出发,中午吃饼干,每天靠双脚行走将近70里路行程,
找个略略背风的地方宿营,晚上才可能吃上一顿米饭。当然米饭总是夹生的,四季豆咬的吱吱响,而拳头大的羊肉坨坨和那锅说不出是什么颜色的浓稠的汤,总让人觉得一点也不饿。可我还是一口一口吞下肚,以致同行的彝族诗人阿洛夫基拍着手掌说,你能吃羊肉,我们很高兴。
   高山上的夜晚,星星像是伸手可摘。我们围着篝火唱完了我能唱的所有的歌。但冰凉的帐篷总是让我
半夜三更冻醒过来。在清凉的夜里,无比怀念母亲煮的黄瓜汤和酸菜鱼。
   从海拔2000多米的地方,爬到4000多米。一路上,我们被灌输着各种各样神奇美丽的传说。远山如画
,山脊的一旁风起云涌,云像海一样深远,我们就这样背着行囊云中漫步,穿过一片片茫茫的原始森林,从长满木耳和箭竹树林中,从野兽常常出没的迷茫的丛林里险些迷失。
   在终于到达巅峰的一刻,我的眼睛胀满泪水,只好悄悄地背过脸儿去,用帽沿遮住双眼。同事们问我
怎么了,我只得说说这里的风好大,真是名副其实的大风顶啊,我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我一向羞于向人坦露自己的脆弱,总认为女子柔嫩的双肩同样可以承担责任承担痛苦承担磨砺,而这一刻我的脆弱是基于关怀。我被大家真诚的关怀感动着。我端起酒碗,豪气干云,一饮而尽,以致下山来同行的邱本鹏老师说像朵野菊花。我深深知道,在离开物质文明久远的山川,我已经从一株温室植物被暴晒被磨砺到可以适应这里的紫外线,适应拳头大的羊肉坨坨,适应高山上永远煮不熟的夹生饭,适应冰凉刺骨的寒夜,适应浓烈如酒的友情。
   历经5天4夜的艰难跋涉,我们顺利完成了这次考察任务。回望美丽的大风顶,我的人生当中第一次关
于生存关于挑战关于征服的课题在这里圆满完成。假如你想去征服一座山,那就去大风顶吧,旷野的风会真真切切地触摸你被震颤的心灵。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