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马边新闻网 >> >> >>正文内容

【三河口】 家乡的酸梅树

作者:王雪花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8年08月26日    点击数:

 

在温馨恬静的阳光飘逸悠扬的云天下,和煦轻柔的风迎面扑来,客车缓缓颠簸在蜿蜒的回乡公路上,顺河逆流而行,透过窗外,望着河里清澈流淌的河水和河对两岸重重叠叠的高山,这些山就像喝醉了酒的老翁,一个靠着一个,山巅上,密密匝匝的树林好像扣在绝壁上的一顶巨大的黑毯帽,黑绿从中,岩壁里蹦蹿出一簇簇不知名的五颜六色的野鸡,让人遐想连篇……在不知不觉中客车驶入了家乡境地。然而,引入眼帘的是那悬崖绝壁间傲然挺立的一株株酷似一把伞的树——酸梅树。不由得让我由生敬意。

在西南边陲马边彝族自治县我的家乡,三河口彝族聚居区,有种常见、极易生长的树叫酸梅树(又名:红梅树、乌梅树)。最大的梅树直径有一尺多那么粗大,它没有笔直的杆、笔直的枝,躯身树皮褶皱斑驳,通常是长到丈许高,丫枝就向四面八方斜伸出去,酸梅树树枝十分柔韧,很难折断它,树枝杈丫多有错节、相互盘绕搀扶着;酸梅树叶叶尖碎小,相似于桃李的树叶,枝叶斜伸,紧密相间,看上去茂密、婆娑宽大,形成一把把大伞。

每当炎夏烈日,村边那棵有几十年年轮的酸梅树下便是人们最青睐的地方。那一幕幕画卷由如昨日:酸梅树旁边缓步走来一位满脸汗渍,额头眼角像布满了一条条蚯蚓似的老汉,他头上是一顶半新旧的草帽,穿着一件已黑白难辨的背心和一条兰色短裤,凸出一块块黑黝黝的肌肉,那双手粗又笨且开裂着,像那年老的酸梅树皮褶皱斑驳。他背着一背篼猪草,左手扶着一把锄头横抗在肩膀和背篼上,右手提着一个烟袋和一支长烟管,来到酸梅树下,便迫不及待的放下锄头、背篼就地座在一块石头上背靠着酸梅树、取下草帽靠垫在酸梅树与脑后之间,大大的吸抽一口气,显然也舒坦了很多,便装上一管烟吧嗒吧嗒的抽起烟来。或许是种地的人,终日风吹日晒的缘故吧,一张瓜子脸黑里透红。抽完烟稍息过后便从他口里悠扬的传出一曲《在希望的田野上》,而那张老而不疲的脸上,丰富的表情都含蓄地藏在了那酸梅树皮一样的褶皱斑驳中了。酸梅树的另一侧石头上却座着几个身着休闲服、手捧茶杯的中年妇女,看她们谈笑风生的样子,时不时的喝口茶,时不时的又开怀大笑,嘴角上泛起一阵阵涟漪,眼睛都几乎笑成了一条缝,让你想起那一张张脸由如酸梅树婀娜多姿。还有几个小孩正围着树下的人们在追着喜闹着。

花开花落后的酸梅树,细小的叶子渐渐长大,让梅树披上绿色的新装,同时也润育出累累果实,酸梅果子型状似李子大小,与李子不同的是它长有一身青色的浅绒毛,小的时候,味道不很酸,吃到口里,感觉有一丝涩。果子渐渐长大,成熟时呈淡黄色、是最酸的时候,但酸中带甜,咬一口,“啊!”你脸部五官马上挤皱一起,然后,禁不住“哎”地抽口气,好酸啊!过一会儿,酸劲渐渐消失,这时,口里的唾液随之涌出,口舌生津,脑神会一片醒爽这种纯正的酸味度也只有在我们西南边区才能达到,是因为这里较早寒冷的气候(每年的十一月到来年的三月间随时可见飘舞的雪花,,比西南的其它地区来的较早)和带酸性土壤所决定。所以每年的七—八月,酸梅丰收季节时,到这里来收购酸梅果的厂家商人最多,这时节你走到街上,看到的是到处堆放着的大背小袋的酸梅,听到的是满街的叫卖和讨价还价声,是我们这里最热闹、经济流通最繁华的时节,也是人们最洋溢的时节。

酸梅树是我们西南边区极普通的一种树。当你踏上这片土地,无论你走到房前屋后、园林径旁、平地坡间、峡谷山岭、都能随处可见一棵棵或一簇簇头顶绿色、树下绿荫的酸梅树;你凝视眺望,会将那悬涯缝隙间一棵棵傲然挺立、随风摇戈的酸梅树尽收眼底;你翘首展望,会不由得为那片梅林感叹:曾在2001728我的家乡遭受了一场百年一遇的特大洪灾,万物遭到洗劫。那一片葱绿成荫的酸梅树本来就生长在乱石中一层贫土上,却在一夜间失去了枝叶果实,被暴洪冲击的东倒西歪、遍体鳞伤、体无完肤。然而尽管这样,一棵棵酸梅树仍坚强的接受着暴洪的洗礼与暴洪抗争着, 倔强的战胜暴洪钻出水面,残枝杈丫紧紧的扣缠在一起,那被洪水冲洗掉了一层皮只剩下一片白了的根牢牢的抓住四周的硬土石层,坚强的支撑着伤痕累累的树干和残枝败丫,尽力使树干倔起。而今曾被洗劫一空的梅林又是一片翠绿成荫,在风的摇戈中婀娜多姿、婆娑起舞,果实累累,妖娆的展现在眼前。一群群盛着彩色礼服的小鸟穿梭在翠绿的酸梅树枝头叶间, 唧唧喳喳地唱歌着,好像在告诉人们这些酸梅树在经历了磨难后又果实累累的成功喜悦;你回首凝望,会不由得默念佳句“墙头数枝梅,凛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唯有暗香来。”

这就是酸梅树!有着中国国花之称的梅花,颜色最常见的有红、粉红、白色三种,呈五瓣花型、花朵大小、形状也相似于桃李的花朵,但它不与百花争时光,不和群芳斗艳丽。每到百花凋零,严寒刺骨的寒冬腊月之季,梅花便如婀娜多姿的仙女,悄然飘落在山岭坡间、园林径旁……别有韵致,不仅以花的海洋装点着世界,给人们以灿烂、美好的向往,花中还含有菌元素,当花谢落地,经过一至二周时间的润育后,又会生长出香脆可口的酸梅菌,让人们饱尝佳肴,美不胜收;酸梅果畅销于国内外,它既能酿成香醇扑鼻的酸梅酒系列品牌,还能酿造出沁人心脾、香甜可口的酸梅糖、酸梅汤及酸梅系列饮料,还是一种很好的医药原料:有着清热解毒、开胃健脾之功效;酸梅树杆、根及树枝辛勤劳作、养育衍生出一代代累累果实——“酸梅”。当你走进乡亲们的家里,看到家中一套套整洁、光亮带有特别清晰的光圈纹路色彩的桌椅板凳、碗柜、衣橱等家居时,你可曾想到它是酸梅树杆做成的板制品;当你看到一家家一户户在做饭时那灶孔里雄雄燃烧的火焰时,你可曾想到那是酸梅树的枝丫和根在燃烧;待枝丫和根燃成灰烬后又是人们种植粮食、蔬菜、水果的好肥料。

   这就是酸梅树。 在不知不觉中又将告别家乡。夕阳西下,晚风扑面,情不自禁的又来到家旁边一条汩汩流淌、清澈明净的小河边,远山在夕阳光照的辉映下显得有些朦朦胧胧,幽幽的,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小河两岸都是枝叶翠绿的酸梅树,在夕阳的照射下显得更生机盎然,水中倒影着夕阳光照的折射和酸梅树影,在萧瑟的晚风中,酸梅树婆娑起舞,展现着消魂的倩姿,一些叶子也随风的牵引缓缓的飘落到小河水中,像两头尖尖的小船在清澈见底水中飘浮着,让人陶醉其中。这时,你把脚浸入水中,把水泼在脸上,凉丝丝的,再把水捧入口中慢慢往肚里吞,“啊”!感觉甜美爽口、沁人肺腑,真是舒服极了,那滋味让人久久回味难忘,让人沉醉忘归;那小河边或房屋院坝间酸梅树下小憩着的三五成堆的忙碌了一天,劳作归来的人们的欢声笑语和那孩童们三五成群的在酸梅树下喜戏打闹的乡音是那样的熟悉又亲切的萦绕于耳旁……那种久违的乡村气息仍飘逸于面,将积压在心中的思乡之情也尽情的发泄,感觉是那样的清心、舒畅!

 这就是我家乡的山、家乡的水、家乡的人,家乡的酸梅树!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