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马边新闻网 >> >> 马边文旅>>正文内容

[乐山日报]于无声处听惊雷:你来和不来,历史都在那里

作者:罗国雄     来源:乐山日报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23日    点击数:

   

    一口气又把《昨日的边城》读了一遍。记不清是第几次读它了,每读一次,都会在它展现的传奇色彩和字里行间透露出的迷人气息里沉溺,久久不能平静。仿佛又“走在去马边的路上,一个个李伏伽《旧话》中的地名在车轮下碾过”,甚至还发出情同贺昌群当年《还乡宿黄丹客馆初见马边河 》里“万叠故山云总隔,两行乡泪血和流。黄茅莽莽连边野,红叶纷纷下客舟”的慨叹。    

  马边,是小凉山腹地的彝族自治县。428年前,因设“马湖府安边厅”和“马边营”而被真正纳入封建王朝统治的版图。解放后,它和大小凉山的各县(市、区)一样,经历了从奴隶社会到社会主义社会一越千年的巨大变迁。20年前始,因工作关系,我曾多次来过这里。3年前,因为精准扶贫和脱贫攻坚,组织上派我到该县任职。因为分管旅游等工作,自此,我开始围绕马边发展,穿越西南边地的山水、地理、人文和历史,希望让十万大山住进身体,让马边河、荍坝河、金沙江流进血液里,并和它们产生一种奇异的共鸣。    

  尽管有着独特的自然禀赋:以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马边大风顶、药子山、大王山、黄连山、马边河、荍坝河等山水奇观为代表。在人文历史、风土人情、民俗习惯上又特色鲜明,彝、汉、苗等文化林林总总,民族相交相融,共同发展,和而不同,绽放出无限生命色彩。但我们对马边历史的理解是肤浅的,甚至是支离破碎的,想要找回“我们记忆中失去的那一段”,让它们鲜活起来,用连贯的逻辑,把历史事件关联起来,可以让我们对某一个单独的历史事件有更全面的视角去审视。以便梳理历史,以史鉴今,资政育人,特别是为一些文旅建设项目找到历史文化符号,通过总结历史经验教训,从而找到一条适合县域经济的发展之路,变成了迫在眉睫的事情。    

  我想到了龚静染先生。“他是我多年的朋友,我们之间有很深的文墨渊源,情同兄弟。”特别是多年前他就关注自己出生地——五通桥,开始《小城之远》《浮华如盐》《桥滩记》《新塘沽往事》等“小城叙事”系列的写作,积累了丰富的资料、素材和独特的视角经验。同时也要感谢李伏伽先生《旧话》笔下的民国马边,它让静染心中已经有了一个马边的形象。同时,还因静染述写《桥滩记》中“太和全春秋”故事而对贺昌群家族的了解,让我们的想法不谋而合。    

  就技术层面而言,研究历史就像搞刑事侦查,各种文献和文物就是定案的证据,但要认定历史事实除了“证据”充分并形成互相印证的锁链外,还要确保每一个证据的客观真实,否则整个证据链就会断裂,就会得出虚假的结论。近一年时间,静染埋头在成都、马边、乐山、五通桥甚至毗邻马边各地的档案馆、地方志馆、图书馆里,查阅了大量史料,如《宋史》《明史》《明实录》《清实录》《说文》《新唐书》《方舆胜览》《通志》《通鉴纲目》《贵阳府志》《马边县志》《马边纪实》,“把嘉庆版的《马边厅志略》、光绪版的《雷波厅志》和乾隆版的《屏山县志》拿来做对比”,参阅了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林耀华的《川边考察纪行》《凉山夷家》、马长寿的《彝族古代史》、曾昭抡的《大凉山夷区考察记》、张云波《雷马屏峨边区之夷务》、任映苍《大小凉山开发概论》、江应樑《凉山夷族的奴隶社会》、民国版《雷马屏峨纪略》《雷马屏峨调查记》、1934年中国西部科学院报告《关于开发大凉山之商榷》……以及马边档案馆里大量的档案资料。    

  随后,他开始了带有田野考察性质的行走,沿着叙马驿道(现马新公路),途经靛兰坝、荍坝、中都、新市镇进入屏山,东与金沙江交接,直至雷波的马湖(黄琅镇)。甚至还去了乐山市内的峨边、金口河、犍为、沐川,大凉山的美姑、昭觉、盐源,云南的绥江、水富、宁蒗。我也陪他走了一些地方,马边的大院子、烟峰、官帽舟、荍坝、石丈空、分水岭、明王寺、玛瑙苗寨等,我们还一起去了屏山的龙华古镇,甚至人迹罕至的挂灯坪和油榨坪,寻找当年的教堂遗址,厘清了一段法国传教士在彝区传教的真实历史。然后,投入到昏天黑地、夜以继日的阅读与写作中……初稿出来,各方征求意见,修改,再修改,生怕遗漏了时间角落里,故纸堆里的“道” 和“沧桑”,以及真正的“惊雷”…… 把文明的碎片拼接起来,再现历史的沧桑理想。直到送出版社,又经历了四度审查和修改。    

  “所谓边城之地,本身就有特异风味;历史上的边城,更增加了苍莽迷茫的色彩。这种风味,这种色彩,单以史笔记叙是不够的,龚静染以大散文笔法绘之,颇得其宜,让人读来不觉得干涩、单调。历史、地理、人文,上廿万言,本书是有分量的。且作者思路清晰,串联有致,演绎得当,给人以既厚重又有特色的感觉。书中涉及诸多历史人、事,以及民族纠葛,但把握有分寸,述写有节制,基本上没有出格之语,不当之言。”这是作家、著名编辑、四川文艺出版社编辑室主任林文询先生对《昨日的边城》的终审意见。    

  《昨日的边城》是成功的,它截取马边四百余年以来若干大事件,钩沉在时代中被尘封的人物,以疾缓有度的笔调,从明朝万历十七年马边建城写到1950年社会主义实验开始的前夜,但凡马边的政治经济、文化习俗、社会生活各个方面穿插其中,一幅边疆小城数百年历史的立体画面栩栩如生地展开在读者面前。全书有清晰的断代史脉络,史料真实、丰富,角度独特,叙述流畅,精准可信。语言以诗的笔,文字鲜活好读,又有民俗的魅力。可谓“有行政史、有经济史、有社会历史、有人物记、有物价单。虽只书写一地,颇容万千风物。”同时,某种意义上,《昨日的边城》在抵御全球文化同质化、保护人类文化多样性、重新认识地方、凝聚地方认同等方面具有重要的意义。从2017年5月正式出版,面世仅仅一个多月,《昨日的边城》就夺得了由腾讯网和中国出版传媒商报联合主办的“华文好书榜”和14家出版单位及平台“军事历史好书”类推荐。而我看到更多是,通过它,马边这座小城可以在城乡建设、旅游规划、文化教育、精准扶贫等项目建设上对号入座,找到可资借鉴的历史文化智慧和营养。    

  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不经意已到盛夏。这是到大风顶旅游的绝佳时期,那个海拔4000多米,栖息着大熊猫等珍稀动植物,有着万亩珙桐、万亩杜鹃、十万高山草甸、百万林海的高山森林花园正在静静怒放。可惜当年英国植物学家亨利·威尔逊错过了这个地方,他曾被称为是打开中国西部花园的人,却无法走进这里,这不能不说是他人生的一大遗憾。仁沐新高速、乐西高速公路(途经马边)已先后开工建设,马边脱贫攻坚也首战告捷,“小凉山(马边)第二届火把节暨民族风情狂欢节”即将隆重开幕,马边这块昔日“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处女地,这个自然的大美之地,文化多元共生,人文蔚起之地,正逐步揭开神秘的面纱,向外面的世界敞开怀抱,展现精彩的未来。    

   

<!--EndFragment-->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