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6月30日 星期四 农历 五月廿六
您现在的位置: 乐山新闻网马边频道 >> >> 马边文体>>正文内容

[乐山日报]赤子在异乡

作者:林雪儿     来源:乐山日报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07日    点击数:

 

 

“你日子过得好好的,为什么去马边?”  

这是一个即将参加高考的彝族孩子问他的话,他说:“为了让更多人过上好日子!”  

这个孩子是宜宾市的彝族高中生,两年前他通过网络对她进行资助。两年后他直接来到马边彝族自治县,他说他与彝族有缘。  

他与太多人有缘。看他的微信,他的笑脸常常挤在一群孩子中间,他的手臂常常抱着孩子,他就是中央纪委下派到马边荣丁镇后池村的“第一书记”穆伟。  

走进荣丁镇后池村小学,问学生们知不知道一个叫穆伟的大哥哥,孩子们肯定会大声说:“他去过我家呢。”  

岂止是学生,后池村的每一个村民,都认得这个个子不高,操着一口山东普通话,笑起来特别真诚的小伙子。  

初识穆伟,是在去年的八月,采访中央省市三级纪委扶贫的柏香村,那一天他刚到马边三天。那一天是省纪委下派干部张军乐的送别会,帅志聪、张军乐、李谦是主角,他们已经在马边劳动乡柏香村工作了两年,让一个村庄一步跨越千年。话别的村民很多,没有人注意穆伟。他安静地坐在人群中,听同是中央纪委扶贫“第一书记”帅志聪临走之前,还不忘叮嘱他离开之后村干部们要做的事,牵挂搬进新居的村民们怎么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村民们哽咽着说舍不得。那一刻他的心里涌动着一种豪情,两年,他希望走的时候,能像帅志聪一样,村民们也会舍不得。他说他是为了一个桃花源梦而来的,让生产和生活,文化与生态和谐美好的梦。  

这个梦在马边的很多地方已经成了现实,荍坝会步的小桥流水、烟峰的彝家新寨、黄连山的浩荡林海,这些藏在马边这个大山版图上的村庄,在我们这些外来者的眼里,看着都是满满的羡慕,中国最美乡村之梦,在马边提前实现了。而这个梦的实现,有多少异乡人来到这片热土,以一片赤子之心,改变着大山。  

穆伟是这些赤子中的一员。他当“第一书记”的后池村,位于两山之间的一条河谷里,两岸山脉苍翠,河谷土地肥美,只因为远,交通不便,病痛与贫穷像山,阻断村民们对美好生活的企盼。刚到后池村的穆伟,走在河谷里,抬头山顶云卷云舒,低头山清水秀,村舍藏在绿树之间,他深深地感叹自然造化之美,是他想象的世外桃源。他走进那些村舍,他看到破旧的老屋,看到一个叫吉克乌哈的没有左手的14岁小男孩,因为小时候被火烧伤,留下外伤性癫痫,辍学在家,他给他说话,小男孩不会汉语,他的爷爷奶奶老了,老得出了门找不着回家的路,父亲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母亲不堪忍受苦难早就离家出走了。只有一个12岁的小姑娘吉克罗席是这个家庭唯一的健康人,幸得政府帮助,吉克罗席才上小学四年级。穆伟心里难受,但看到小姑娘罗席有说有笑,他沉重的心稍稍安慰,苦难没有击垮这家人。临走时,他转身对罗席说:“好好读书,如果你能考上大学,我就供你读完大学,如果你能考上博士,我就供你读完博士!”  

穆伟不是一时冲动,他知道说这句话的沉重,早在四年前,他就在北京加入了中国志愿者联盟。关爱孤儿院的孩子,去医院探望重病患儿,他都做过,帮助了别人还升华了自己。他是这世间一粒火种,燃烧自己,温暖别人。他喜欢说一句话:“人生的冷暖取决于心灵的温度。”他是那种有温度的人。在后池村的土地上,他看老人在路上行走,会停下车子搭载老人一程;他买甘蔗时,看见卖甘蔗的人少了一条手臂,就赶紧道歉并自己处理甘蔗;他会在北京拥挤的地铁上为卖唱的小伙子鼓掌,鼓励每一个人坚持梦想;他会请满身是灰的建筑工人坐在身旁,告诉工人不要担心会弄脏他的衣服……就是这样的穆伟把他一腔热忱,同样给了后池村的村民们,他与他们一起为秋天的收获庆祝,一起规划未来。一遍又一遍山里山外地跑,可行报告一遍又一遍地写,与所有关心帮扶后池村的上级领导一起,为后池村作“美丽幸福彝家新村”定位。他意志坚定,为心中的那一个后池村奋斗着。  

漫长阴冷的山里冬天,很多时候都罩在大雾之中,村民们都圈在自家火塘前,说着家长里短,时光好像凝着了,哪朝哪代仿佛可忽略的了。偶尔哪家杀猪了,哪家又生娃了,日子才掀一点波浪。穆伟在这种日子里也感受到了孤独,女朋友远,父母远。可是在村民需要他的时候,春节他都留在村里,节后父母和女朋友从外地赶来看他,看他工作在那样一个闭塞的山村,也许也会像那一个彝族孩子一样问:日子本来好好的,为什么来马边呢?  

也许他们根本就不会问,这世上懂穆伟的人不就是他们吗?将来会加上后池村的村民吧。春节一过,天气转暖了,孩子们归校了,戴了一个冬天的帽子脱下来,头发遮了眼睛。穆伟买了一个理发器,一个剃须刀,把自己一头浓密的头发剪成西瓜头之后,又推成光头。人们都笑他,却不知道他是在拿自己的头作试验,想练熟手后去学校给孩子们理发。村民们看在眼里,暖在心里。图上的后池村开始实施时,村民们对穆伟满是感激,他说自己是中央纪委的干部,要感谢党的扶贫政策,让村里大变样。一年多来,大变样的除了村貌,还有村民的思想。村民聚居点测量放线,规划院的同志请村组干部来协助,结果数十名村民闻讯自发赶过来帮忙,穆伟和他的村民们都向往着图上的后池村早日变成现实。  

常常待在工地上的穆伟晒黑了,常常走村串户的穆伟知道哪一个拐弯处住着谁,他已经融入后池村。他穿上彝族小伙子的服装,抱着彝族小孩看天上月亮,问孩子月亮像什么,孩子说:“像香蕉。”他很开心地笑,但他又想孩子也许想吃香蕉了。进城的时候他会为孩子买香蕉回来。与村民们一起,与孩子们一起,穆伟把异乡作故乡,日子波澜壮阔里也有宁静安好。我参加“名家看四川,走进马边”活动,给他打电话,他没有接。在黄连山面对万亩森林时,接到他电话,他说后池村道路和住房工程全面推进,连续几天加班熬夜整理材料,耳朵出血,在乐山就医。我替他着急,他倒安慰我说,没事,休息休息就好了。  

穆伟是当春的细雨,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影响每一个与他有缘的人。我有幸也是其中之一。  

以山间每一棵树的名义祝福他早日好起来。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