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乐山新闻网马边频道 >> >> 马边文体>>正文内容

中国在马边

作者:林雪儿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07日    点击数:

      

梁鸿有本书叫中国在梁庄,主要写年轻人离开乡村以后,只有老人的村庄,一种回不去的乡愁,这是中国大多数乡村的一种模式。但是还有一种模式,叫中国在马边,比梁庄更加生机勃勃。

苍茫的小凉山深处,一条生生不息的马边河流过的古老边城,在今天比它任何一个时候更引人瞩目。因为地理的原因,大多数的马边山村,仍然处在一种近乎自耕自足的状态,遇到疾病与自然灾害,与生存的斗争,活下去,成了人们最大的愿望。外面的世界高楼像笋子拔节,山里的人们床头屋漏无干处,外面的交通像痴蛛网,山里却还一脚带泥,出行困难。外面没读研究生不好找工作,山里的青年却还是文盲。国家看到了,党也看到了,一场全民参与,轰轰烈烈的扶贫,在中国像马边一样的贫困山区展开,于是中央的到了马边,省上的到了马边,市上的也到了马边,马边城里的到了乡村,精准扶贫和一对一的帮扶,在马边的大山里开始了。

国家层面的支持,许多人的辛勤付出,不让一户贫困,不让一人掉队,山村从外到里的千年跨越改变,也只有在中国才有可能实现。参与扶贫的热血者,许多年以后,还是会为今天的不缺席而自豪。

你参与了吗?

一本厚厚的《脱贫路彝乡梦》,算不上一本纯文学作品,它是大的,有执政者对马边改变的探索与思考,有改变中的在场信息,也有文化人用报告文学、小说、散文、诗歌和微电影呈现的脱贫事迹,涵盖扶贫的方方面面。书为马边留下一段历史,许多年后,翻阅其中,还能闻到这场点斗的味道。

2013年第一次到马边,一个诗人说:“你还没有为我们马边写过文章。”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他。马边对我来说是陌生的,非我故乡,我又不在此工作,压根就没有想到会写马边,但因为扶贫这场无声的战斗,因为偶然的原因参与进来,从此与马边结缘。写了报告文学,还写长篇:北京到马边有多远。有多远,数字的距离两千多公里,但是生活方式与文化内核的东西很远,我想写的就是这种远的变短。

无论是远道而来的扶贫者,本地的参与者还是写这段历史的文化人,都该明白天下无寒人是人道主义精神的体现。从这个意义上说,扶贫不是施舍是援助,是人类维系一个平衡的生活共同体的需要。我们每一个人看似各自独立地活着,实际上都在一个生物链上,有的人像星星一样发光,更多的人有一颗慈悲大爱的心,正是他们的光和爱才让这个生物链有生存下去的空间。因为写马边,关注了马边人或者说在马边工作的人,正是他们怀着赤子一样的情怀,让马边的昨天与今天不一样了。

尊重人的生命和最基本的生存权利,提高人的幸福感,是扶贫最终的目标,中国正在做这件事,马边做出了成绩。通过马边,我们看到中国扶贫壮举为世界人道史重彩一笔。我们也有幸,参与其中,个人的力量很渺小,但是我们种下的精神和信念,会在这片土地成长。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