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乐山新闻网马边频道 >> >> 马边文体>>正文内容

向爱低头(12首)

作者:阿洛夫基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10日    点击数:

 

 

赶路

 

“坐下来喝杯酒吧

每处会面都是奇遇

匆匆赶路的陌生朋友

摇摇头说,心的另一面

便是万丈深渊,来不及了

还有半个魂丢在了山谷里

 

“哦,热心的主人

不要唱起酒歌

忘了手中端的是酒碗

请朝左边移一移

给神灵留一个席位

他回头时,眼神温和而忧郁

背影沾满尘埃

 

一路逃回

 

你分明看清了

我有刚满一岁的女儿

她哭的时候,世界就安静

她笑的时候,天地就起舞

 

“谁来给她做荞馍?

谁来给她掖被子?

捂着伤口前行吧

忍住一天

她就长大一点点

 

命运之神啊,一生究竟有多长

若强我所难,有言在先

我将斩钉截铁,一路逃回

 

阿妈与荞麦

 

荞麦是迷人的

偶尔掉下一粒

阿妈艰难地弯腰寻觅

拾起来的时候

筋骨总是嘎吱响一下

被阿妈捧在手心的荞粒

像金子,也像最小女儿的眼睛

 

到石姆麻哈的路上

天高,你高你的高

路远,你远你的远

阿妈不怕,衣兜里揣着荞粒

种在云上,种在雾里

下个路口,荞花芬芳

荞魂引路

注:石姆麻哈,彝语,指天堂。

 

发现

 

我死后

火葬师和天神会发现

这个人的心

没有在身体里

 

!

一半藏在

另一个人的心里

一半藏在

故乡的山岗上

 

 

我和乌芝嫫的轻描淡写

 

我还在窘态中

乌芝嫫就要去广州了

一早赶到车站送她

心突然荡了一下

说祝福的时候看到远处

她要我到广州去看她

我想我一定会去的

但终究没有去

时间和路费抢走了机会

 

跌跌撞撞的时光中

学会了如何思念

揉揉眼,她就出现在眼前

睁开眼,把她送回远方

只是难以诠释

温软的泪

为什么咬不破?

 

今年三月她回来了

去看她时有点紧张

“与爱和恨纠缠不休

终究是一声叹息

她的言语不冷不热

眼筐挤满各种影子

我定定看着她的两个孩子

“假如是我和她的

他们就更乖了

很久以后我还是这样想

 

向爱低头

冬天
冷风就来了
从今夜起
我睡临窗的那头
直到春暖花开

爱人,今夜不谈神祗和命运

手从你的发髻慢慢滑下来

对视改变了时空
青春化作眼角上

斑驳的故事

向爱低头
亲爱的爱到现在
世界就剩下
从外看,是你的脸
从里看,是你的心

躲在伤口里的兄弟

 

当我说到河,你会

接着说,它是一只巨大的酒碗

酒碗里飞出苦涩的歌

 

当我说到山,你会

接着说,它是一个斑驳的故事

或离开时母亲重三遍四的叮咛

 

当我说到鹰,你会

接着说,对呀!翅膀

就藏在心的右边

 

阿波波,躲在伤口里的兄弟

为什么酒杯一碰

都是故乡的影子

 

走来或走去

 

毕摩的经语一大片

前半夜在风中飘

后半夜在梦里飘

“前面走去的是来世的自己

后面走来的是前世的自己

你是现在的你自己

外祖母也肯定地说

月光下,一拐弯或左右移动

脸和手随时触到可爱的神

 

那么,这片土地上

他们的梦就是我的梦

他们的痛就是我的痛

那么,攒动的人群

都是我在走来或走去

 

感恩

 

命运之神啊

你让我的爱人成了我的爱人

你让我的孩子成了我的孩子

你让我成了我自己

 

常常地

属于一个人的夜晚

我把水喝成了酒

 

折多河

 

飘落鹰鸣和经语的折多河

淹死时间和嫉恨的折多河

与左岸上少年比跑的折多河

万千众神接受洗礼的折多河

 

一拐弯,感到眩晕吗?

不停甩动胳膊

再拐弯,立地而起

貌似要去天上取经

 

与一只羊对视

 

它用嘴嗅嗅我的汗渍

我用手摸摸它的额头

看呐,看呐

看成了一对孪生姐妹

我是它姐,它是我妹

看呐,看呐

看到了下一个轮回

它就是我,我就是它

 

凉山天空的蓝

 

凉山天空的蓝

是阿妈的羊皮袄铺就的

是阿妹的青春梦铺就的

 

不,不

是女儿梦中的一组图画

是神灵转身时的足迹

 

喂!

别让你们的墨

溅在她的脸上

 

编辑  王书江)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