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马边新闻网 >> >> 马边文体>>正文内容

家 门

作者:彭涛     来源:马边宣传部     发布时间:2006年12月27日    点击数:
每次出门,总要先摸摸腰上。手指拨弄得叮当着响,这才放心。
    理论和事实均表明:我腰上挂着的这串钥匙是专门为了锁门方挂着的。
    每次回家,面对家的唯一入口,我不用钥匙。
    儿子说:“爸爸按什么门铃,有钥匙不用。”
    妻说:“管他呢,他想按门铃。”
    其实儿子没错。我为什么不用钥匙呢?
    一个人开启一道门,他不知道迎接他的是什么。即使是他最熟悉的一器一皿,把门打开,也总是有全新的不同感觉。
    按门铃就大不一样了。
    门铃声响起来,门内的脚步声由远而近,那是谁呢?
    是亲朋?是好友?别管是谁,他们在等我回家,他们还牵挂着我,他们不会随便行使门赏赐他们的权力。
    门铃继续响起来,直到铃声停息,仍无应声,这时你不能不纳闷:究竟怎么了?
    难道这就是我的起点站吗?这就是我希望制约别人却首先制约了自己的家门吗?
    转动的钥匙在沉默中嚓嚓作响,我不知道什么错误隐含其中。把门打开,一只脚在门里一只脚在门外,仍有不踏实之感。进得门来,一阵风把门重重的关上了,不需要的助手恰恰光顾了你的期待。我多么希望,门带进来的不只是风……
    有时等待的日子好像仅仅就是为了守门。门铃在外,什么人都可以按。有时铃响起来一声紧似一声。开门一看,是收废品的,是推销各种特效新产品的,是散发各种传单资料的,是送礼找错了门的……再仔细一瞧,那家伙双手举着明晃晃的匕首——“买各类刀具不”?
    怕啥,买它两把置于屋中,不,准确说是门后的鞋柜内。
    难道明月的清辉洒满大门的日子真的远离我们了吗?门外人会披一身金月闪进我斜掩的门吗?
    家门,我想不用钥匙不用门铃。如果一定需要的话,那它该是和锁连成一体,在旭日中光彩四溢。
分享到:

相关文章